六、人事變化之軌道

 

我們既說“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”,力之變化,可用數學來說明,故心理之變化,也可用數學來說明。力之變化,可繪出圖來,尋求他的軌道。一部二十五史,是人類心理留下的影像,我們取歷史上的事,本力學規律,把他繪出圖來,即知人事紛紛擾擾,皆有一定的軌道。作圖之法,例如心中念及某事,即把那作為一個物體。心中念及他,即是心中發出一根力線,與之連結。心中喜歡他,即是想把他引之使近,如不喜歡,即是想把他推之使遠,從這相推相引之中,就可把軌道尋出來。

孫子曰:“吳人越人相惡也,當其同舟共濟而遇風,其相救也,如左右手。”這是舟將沉下水,吳人越人,都想把舟拖出水來,成了方向相同的合力線,所以平日的仇人都會變成患難相救的好友。凡是歷史上的事,都可本此法把他繪圖研究。

韓信背水陣,置之死地而后生,是漢兵被陳馀之兵所壓迫,前面是大河,是死路,惟有轉身去,把陳馀之兵推開,才有一條生路。人人如此想,即成了方向相同之合力線,所以烏合之眾,可以團結為一。其力線之方向,與韓信相同,所以韓信就坐收成功了。

張耳、陳馀,稱為刎頸之交,算是至好的朋友。后來張耳被秦兵圍了,求除馀救之,馀畏秦兵強,不肯往,二人因此結下深仇。這是張耳將秦兵向陳馀方面推去,陳馀又將秦兵向張耳方面推來,力線方向相反,所以至好的朋友,會變成仇敵,卒之張耳幫助韓信,把陳馀殺死水之上。

嬴秦之末,天下苦秦苛政,陳涉振臂一呼,山東豪俊,一齊響應,陳涉并未派人去聯合,何以會一齊響應呢?這是眾人受秦的苛政久了,人人心中,都想把他推開,利害相同,心理相同,就成了方向相同之合力線,不消聯合,自然聯合。

劉邦項羽,起事之初,大家志在滅秦,目的相同,成了合力線,所以異姓之人,可以結為兄弟。后來把秦滅了,目的物已去,現出了一座江山,劉邦想把他搶過來,項羽也想把他搶過來,力線相反,異姓兄弟就血戰起來了。

再以高祖與韓彭諸人的關系言之,當項羽稱霸的時候,高祖心想:只要把項羽殺死,我就好了。韓彭諸人也想:只要把項羽殺死,我就好了。思想相同,自然成為合力線,所以垓下會師,立把項羽殺死。項羽既滅,他們君臣,無合力之必要,大家的心思,就趨往權利上去了。但是權利這個東西,你占多了,我就要少占點,我占多了,你就要少占點,力線是沖突的,所以高祖就殺起功臣來了。

唐太宗取隋,明太祖取元,起事之初,與漢朝一樣,事成之后,唐則弟兄相殺,明則功臣族滅,也與漢朝無異。大凡天下平定之后,君臣力線,就生沖突,君不滅臣,臣就會滅君,看二力之大小,定彼此之存亡。李嗣源佐唐莊宗滅梁滅契丹,莊宗之力,制他不住,就把莊宗的天下奪去了。趙匡胤佐周世宗破漢破唐,嗣君之力,制他不住,也把周之天下奪去了。這就是劉邦不殺韓彭諸人的反面文字。

光武平定天下之后,鄧禹、耿諸人,把兵權交出,閉門讀書,這是看清了光武的路線,自己先行走開。宋太祖杯酒釋兵權,這是把自己要走的路線明白說出,叫他們自家讓開,究其實,漢光武、宋太祖的心理,與漢高祖的心理是一樣,我們不能說漢高祖性情殘忍,也不能說漢光武、宋太祖度量寬宏,中能說是一種力學公例。

岳飛想把中原挽之使南,秦檜想把中原推之使北,岳飛想把徽欽挽之使南,高宗想把徽欽推之使北,高宗與秦檜,成了方向相同之合力線,其方向恰與岳飛相反,岳飛一人之力,不敵高宗、秦檜之合力,故三字冤成,岳飛不得不死。

歷史上凡有阻礙路線的人,無不遭禍,劉先帝殺張裕,諸葛亮請其罪,先帝曰:“芳蘭生門,不得不鋤。”芳蘭何罪?罪在生非其地。趙太祖伐江南,徐鉉乞緩師,太祖曰:“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酣睡。”酣睡何罪?罪在睡非其地。古來還有件奇事:狂華士、昆弟二人,上不臣天下,下不友諸侯,耕田而食,鑿井而飲,這明明是空谷幽蘭,酣睡自家榻上,宜乎可以免禍了;太公至營丘,首先誅之,這是甚么道理呢?因為太公在那個時候,挾爵祿以驅遣豪杰,偏偏有兩個不受爵祿的,橫亙前面,這仍是阻了路線,如何容他得過?太公是圣人,狂華士是高士,高士阻了路線,圣人也容他不過,這可說是普通公例了。

逢蒙殺羿,是先生阻了學生之路,吳起殺妻,是妻子阻了丈夫之路,高祖分羹,是父親阻了兒子之路,樂羊子食羹,是兒子阻了父親之路,周公誅管蔡,唐太宗誅建成、元吉,是兄阻弟之路、弟阻兄之路。可見力線沖突了,就是父子兄弟夫婦,都不能幸免的。王猛明白這個道理,見了桓溫,改仕苻秦;殷浩不然,即遭失敗。范蠡明白這個道理,破了吳國,泛舟五湖;文種不然,即被誅戮。此外如韓非囚秦,子胥伏劍,嵇康見誅,阮籍免禍,我們試把韓非諸人的事實言論考一下,又把殺韓非的李斯,殺子胥的夫差,和容忍阮籍、誅戮嵇康的司馬昭各人心中注意之點尋出,考他路線之經過,即知道:或沖突,或不沖突,都有一定的公例存乎其間。

王安石說:“天變不足畏,人言不足恤,祖宗不足法。”道理本是對的,但他在當日,因這三句話,得了重謗,我們今日讀了,也覺得他盛氣凌人,心中有點不舒服,假使我們生在當日,未必不與他沖突。陳宏謀說:“是非審之于己,毀譽聽之于人,得失安之于數。”這三句話的意義,本是與王安石一樣,而我們讀了,就覺得這個人和藹可親。這是甚么道理呢?因為王安石仿佛是橫亙在咱上,凡有“天變”、“人言”、“祖宗”從路上經過,都被他拒絕轉去。陳宏謀是把己字、人字、數字,列為三根平行線,彼此不相沖突。我們聽了王安石的話,不知不覺,置身“人言不足恤”那個人字中,聽了陳宏謀的話,不知不覺,置身“毀譽聽之于人”那個人字中,我們心中的力線,也是喜歡他人相讓,不喜歡他人阻攔,所以不知不覺,對于王陳二人的感情就不同了。我們如果悟得此理,應事接物,有無限受用。

力學中有偶力一種,也值得研究。宋朝王安石維新,排斥舊黨,司馬光守舊,排斥新黨,兩黨主張相反,其力又復相等。自力學言之:“兩力線平行,強度相等,方向相反,是為偶力作用。”磨子之旋轉不已,即是此種力之表現。宋自神宗以來,新舊兩黨,迭掌政權,相爭至數十年之久,宋室政局遂如磨子一般,旋轉不已,致令金人侵入,釀成南渡之禍。我國辛亥而后,各黨各派,抗不相下,其力又不足相勝,成了偶力作用,政局也如磨子般旋轉,日本即乘之而入。

人世一切事變,乃是人與人接觸發生出來的,一個人,一個我,我們可假定為數學上之二元,一個Y,一個X,依解析幾何,可得五線:(1)二直線;(2)圓;(3)拋物線;(4)橢圓;(5)雙曲線。人事千變萬化,總不外人與人相接,所以任如何逃不出這五種軌道。本章前面所舉諸例,皆屬乎二直線,第二章甲乙兩圖,第三章之丙圖,則屬乎圓,此外還有拋物、橢圓、雙曲線三種,敘述如下:

甚么是拋物線呢?我們向外拋出一石,這是一種離心力,地心吸力,吸引此石,是一種向心力,石之離心力,沖不破地心吸力,終于下墜,此石所走之路線,即是拋物。弱小民族,對于列強所走路線,是拋物線。例如:高麗人民想獨立,這是對于日本生出一種離心力,而日本用強力把它制伏下去。沖不破日本的勢力范圍,等于拋出之石,沖不破地心吸力,終于墜地一般。

我們拋出之石,假定莫得地面阻擋,此石會繞過地心,仍回到我之本位,而旋繞不已,成為地球繞日狀態。這種路線,名曰橢圓,是離心力和向心力二者結合而成。自數學上言之,有一點至兩定點之距離,其和恒等,此點之軌跡,名曰橢圓,其和恒等者,即其值恒等之謂也。買賣之際,顧客交出金錢,店主交出貨物,二者之值相等,即可看作一物。這是顧客拋出一物,繞過店主,回到他的本位,在店主方面看來,也是拋出一物,繞過顧客,回到他的本位,成一種橢圓形,買賣二家,就心滿意足了。顧客有金錢,不必定向某店購買,這是離心力,但他店中的貨物,足以引動顧客,又具有引力。店主有貨物,不必定賣與某客,這是離心力,但他懷中的金錢,足以引動店主,又具有引力。由引力離力的結合,顧客出金錢,店主出貨物,各遂所欲,交易遂成,是為橢圓狀態。

又如自由結婚,某女不必嫁某男,而某男這愛情,足以系引他,某男不必定娶某女,而某女之愛情,足以系引他,引力離力,保其平衡,也系橢圓狀態。

地球繞日,引力和離力,兩相平衡,成為橢圓狀態,故宇宙萬古如新。社會上一切組織,必須取法這種狀態,才能永久無弊。我國婚姻舊制,由父母主持,一與之齊,終身不改,缺乏了離力,所以男女兩方,有時常感痛苦。外國資本家專橫,工人不入工廠做工,就會餓死,離不開工廠,缺乏了離力,所以要社會革命。至若有離力而無引力,更是不可,上古男女雜交,子女知有母而不知有父,這是缺乏了引力。我國各種團體,有如散沙,也是缺乏了引力,所以政治家創一制度,不可不把離心向心二力配置均平。

有一點至兩定點之距離,其差恒等,此點之軌跡,名曰雙曲線,其形狀,有點像兩張弓反背相向一般。凡兩種學說,成兩種行事,背道而馳,可稱為走入雙曲線軌道。例如性善說和性惡說,二者恰相反對,對方俱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,越講得精微,相差越遠,猶如雙曲線越引越長,相離越遠一樣,究其實,無非性善惡之差,是謂其差恒等。又如入世間法,和出世間法,二者是背道而馳的,利己主義,和利人主義,二者也是背道而馳的,凡此種種,皆屬乎雙曲線。橢圓繪出圖來,有兩個心,雙曲線繪出圖來,也有兩個心,橢圓之圖,是兩心相向,雙曲線之圖,是兩心相背,所以我與人走入橢圓軌道,彼此相需相成,若走入雙曲線軌道,心理上就無在不背道而馳。我們把各種力線詳加考察,即知我與人相安無事之路線有四:(1)不相交之線。我與人目的物不同,路線不同,各人向著目的物進行,彼此不生關系。平行線,是永遠不相交,有時雖不平行,而尚未接觸,亦不生關系;(2)合力線。我與人利害相同,向著同一之目的進行,如前面所說吳越人同舟共濟是也;(3)圓形宇宙事事物物,天然是排得極有秩序的。詳玩甲乙丙三圖,即知凡事都有一定范圍,我與人有一定的界限,倘能各守界線,你不侵我之范圍,我不侵你之范圍,彼此自然相安;(4)橢圓形。前面所說自由貿易、自由結婚等是也。凡屬權利義務相等之事,皆屬乎此種。

四線中,第一、第三兩種線的結果,是利己而無損于人,或利人而無損于己。第二、第四兩種線的結果,是人己兩利。我們每遇一事,當熟察人己力線之經過,如走此四線,人與我絕不會生沖突。

我們把上述四種線求出,就可評判各家學說和各種政令之得失。我國古人有所謂“萬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”者,合得到第一種線,有所謂“通功合作”者,合得到第二種線,有所謂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者,合得到第三種線,有所謂“通功易事”者,合得到第四種線,西人謂:人人自由,以他人之自由為界限,合得到第三種線,都是對的。尼采的超人主義,其病在損人,托爾斯泰的無抵抗主義,其病在損己,律以四種,俱不合,故俱不可不行。

二直線也,圓也,拋物線也,橢圓也,雙曲線也,五者,是人與人相遇之路線,而此五線是變動不居的,只要心理一變,其線即變。例如:吳之孫權,蜀之劉備,各以荊州為目的物,孫權把荊州向東拖,劉備把荊州向西拖,力線相反,故郎舅決裂,夫婦生離,關羽見殺,七百里之連營被燒,吳蜀二國,儼成不共戴天之仇。后來諸葛亮提出魏為目的物,約定共同伐魏,就成了方向相同之合力線,二國感情,立即融洽,合作到底,后來司馬昭伐蜀,吳還起兵相救,聽說劉禪降了,方才罷兵。這就是心理改變,力線即改變之明證。

我國從前閉關自守,不與外國相通,是不相交之二直線,五口通商而后,受帝國主義之壓迫,欲脫其勢力范圍而不能,是走的拋物線,一旦起而抗戰,與帝國主義成一反對形勢,彼此背道而馳,即為兩心相背之雙曲線。我們聯合被侵略者,向之進攻,即成為合力線。帝國主義,經過一番重懲之后,翻然悔悟,工業國和農業國,通功易事,以其所有,易其所無,就成為兩心相向之橢圓狀態。將來再進化,世界大同了,合全球而為一個國家,就成為一個圓心之圓形了。所以這幾種線的軌道,是隨時可以改易的,只看各人心理如何罷了。

性善說、性惡說,二者背道而馳,是雙曲線狀態,倘知人性是渾然一體,無所謂善,無所謂惡,即成為渾然之圓形了。入世法和出世法,背道而馳,利己主義和利人主義,背道而馳,這都是雙曲線,倘能把他融會貫通,入世出世,原是一理,利己利人,原是一事,則又成為圓形了。

我們做一切事,與夫國家制定法令制度,定要把路線看清楚,又要把引力離力二者支配均平,才不至發生窒礙。我們詳考世人的行事和現行的法令制度,以力學規律繩之,許多地方都不合,無怪乎紛紛擾擾,大亂不止。

孟子說:“規矩,方圓之至也,圣人,人倫之至也。”第一句是對的,第二句就不對。我們執規以畫圓,執矩以畫方,聚五洲萬國之人而觀之,不能說不圓,不能說不方。惟圣人則不然,孔子、釋迦、耶穌、穆罕默德,皆所謂圣人也,諸圣人定下的規律,各不相同,以此圣人之規律,繩彼圣人之信徒,立生沖突,其故何哉?蓋圣人之規律,乃尺也、斗也、秤也,非畫圓之規,畫方之矩也;諸圣人之尺斗秤,長短大小輕重,各不相同,只在本鋪適用。今者世界大通,天涯比鄰,一市之中,有了幾種尺斗秤,此世界文化所由沖突也。所以法令制度,如果根據圣人的學說制定出來,當然不能通行世界。力學規律,為五洲萬國所公認,本章所述五種線,是從力學規律出來的,是規矩,不是尺斗秤,依以制定法令制度,一定通行五洲萬國。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

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